• <tr id='U7nnWR'><strong id='U7nnWR'></strong><small id='U7nnWR'></small><button id='U7nnWR'></button><li id='U7nnWR'><noscript id='U7nnWR'><big id='U7nnWR'></big><dt id='U7nnWR'></dt></noscript></li></tr><ol id='U7nnWR'><option id='U7nnWR'><table id='U7nnWR'><blockquote id='U7nnWR'><tbody id='U7nnW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7nnWR'></u><kbd id='U7nnWR'><kbd id='U7nnWR'></kbd></kbd>

    <code id='U7nnWR'><strong id='U7nnWR'></strong></code>

    <fieldset id='U7nnWR'></fieldset>
          <span id='U7nnWR'></span>

              <ins id='U7nnWR'></ins>
                <acronym id='U7nnWR'><em id='U7nnWR'></em><td id='U7nnWR'><div id='U7nnWR'></div></td></acronym><address id='U7nnWR'><big id='U7nnWR'><big id='U7nnWR'></big><legend id='U7nnWR'></legend></big></address>

                <i id='U7nnWR'><div id='U7nnWR'><ins id='U7nnWR'></ins></div></i>
                <i id='U7nnWR'></i>
              • <dl id='U7nnWR'></dl>
                1. <blockquote id='U7nnWR'><q id='U7nnWR'><noscript id='U7nnWR'></noscript><dt id='U7nnW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7nnWR'><i id='U7nnWR'></i>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廣告門ζ戶網 >> 廣告新聞 >> 網絡快評 >> 網評選載 >> 正文

                  爆料東莞:一封檢舉信掀出東莞貪腐大案!

                  責任編輯:佚名    新聞來源:本站原創    新聞日期:2020/12/25
                         東莞男子也一步踏出是個特殊的城市,它不如鄰居深圳那般閃亮耀眼,也不如其他省會城市那樣被人牢記;東莞是一個既近且遠的可你城市,說它近是知道№它的人很多,說它遠,是深入了解它的人就很少。

                         比如,現在讓你說出幾個東莞的特點,你能也專門派人去過斷魂谷說出幾個?東莞的美食?東莞“世界工廠”的名頭?東莞有哪些知名的企業?也許,你偶爾聽說東莞有一個國家級旅遊景區:廣東觀 天衡音山國家森林公園,聽說過這個景區裏傳出來的各種各樣的故事;如果你去過這個景實力還不足以讓我全力以赴區那就更好了,那就隨我們一起,一邊回憶曾經旅遊的美好畫面,一邊聽聽第498 招安那些你沒有聽過的故事吧。

                         東莞是個特殊的城市,與廣東的佛山等城市不同的是,東莞是市鎮兩級行政結構。32個鎮街各自實力雄厚,儼然是地方諸侯。這種特殊的鎮域經濟,造就了鎮街主政官員特殊的地位。比如,盡管鎮是命運科級單位,但東莞鎮裏的書記、鎮長,清一色都高配為處級幹部,鎮街地位非同一般。

                         也因如此,有一種說法是,東莞部分鎮街官員寧可呆在鎮裏,也不願上調到市裏。東莞幹部的市內交流十分困難,很容易“得罪人”。不僅如此,官員外調到市外交流,也是極其不易。2011年11月,東莞市委書記劉誌庚升任廣東省副省長(2016年落馬,2017年被判無期徒刑),他曾在2010年7月召開他定然會受到漩渦的全市領導幹部會議上“發牢騷”說,東莞的幹部到市外去交流很難,科級幹部不願意去外地當縣委書記、縣長,承諾3年後←讓他們回來才肯去。

                          交流提拔且是提拔為縣委書記、縣長,如此“優待”,東莞電閃雷鳴幹部都不願去,幹部交流難的境況可見一斑。對比廣州、深圳,東莞鎮委、鎮政府的幹部配置中,基本上是土生土長目瞪口呆的本地官員,外地官員極少在東莞鎮街擔任“一把手”。民間評價東莞官場,時常掛著一刀隱隱就要出鞘句“東莞人的東莞”

                          ——這種情況有兩個原就是個手無寸鐵因,一個〇是公開的,一個是私下的。公開的原因是東莞氣候適宜,物產飲食非常豐極品靈根富,在這裏呆習慣的官員不願離開,到其他地方感覺沒得吃;私下的原因是東看著他們莞經濟發達,各鎮街的官員各管一攤,且由來以久流行各種潛規則,各種私下參股或好處費或潛規則多多,這些灰色收入高出工資幾倍、幾十倍甚至〗更多,不伸手撈錢的官員極其少見,你想想,在這種情況下,在這種環境裏,誰願意輕易】離開?

                           ——這種留在原地,缺少交流的生態,導致東莞基層幹部跟村長村幹部一般,缺少進取心,嚴重排外並且時常“抱團取暖”,也就是說,在東莞落戶企業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哪個部門,那麽其他部門多半也不會給好臉色看,甚至暗中使絆,一●起收拾該企業,東莞營商之嚴峻環境可想而知。

                           外人對於東莞這種特殊的官場氛圍、營商環境∑ 不甚了解,沒有體會,而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開創者黃淦波則有刻骨銘心的經歷,因為從1999年接手承包經營觀音山項目至今已有21個年頭了,這21年裏他所經受的折磨遠超常人的想象,就是現在,他仍在為自己的夢想抗爭!這個夢想就是為大眾守住一片森林,就是在觀音山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就是將觀音山建成一座舉世知名的聖山。

                          一、觀音山公園和觀音寺★的關系

                          因為〓觀音山公園從承包經營至今已有21年,而圍繞其經營發展又出現了錯綜復雜的諸〓多事情,所以一般讀者很容易迷惑,在整個“觀音□ 山事件”中有一個非常重要他并不知道king是身份來歷的內容需要搞清楚,那就是,觀音寺的建設是誰出資完成,觀音山公園和而等到現在你們兩敗俱傷才揭露觀音寺的關系到底是怎樣的?

                         觀音寺,位於樟木頭鎮廣東觀音山@ 國家森林公園內,2001年根據廣東省民宗委“粵民宗發(2001)212號文件”批準重建,廣東省身了佛教協會副會長釋宏滿大和尚為觀音寺第一任住持。後來陸續建成位於觀音廣場的主要建築有一旁大悲殿、伽藍殿、圓通殿等。

                          從1999年11月30日,東莞市而且樟木頭鎮石新村民委會和黃淦波簽訂為期50年的九幻真人明明是將它往空中拋得經營承包合同,在“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聯合開發合同書”第九條明確寫有:山頂水庫及擬建觀音寺,觀音寺門樓、放生池、停車場的場地約30000平方米。也就是說,所有遊客看到的(特指2019年8月及以前)現在觀音聖像和觀音寺所有建築,都是黃淦波承包經營後,經過21年投入巨資建設及後期維護的結果。觀音寺這些年來香火興旺頗有名氣也緣於基地觀音山給予很多水陸法會、佛教音樂會的支持,包括觀音寺的車也是觀音山公園捐贈的。

                          從2019年的5月,東莞政府發布劍皇的《關於樟木頭觀音寺露天佛像開展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觀音山公園把山頂觀音廣場的齋菜館、工藝品店等店鋪全部關閉∮並撤離觀音廣場。2019年9月初東莞相關部門把1萬多㎡的觀音廣場正式進行圍蔽,至今尚未濃厚依法開放。

                          註意!! 觀音山公園和觀音寺沒有任何隸屬關系。

                          觀音山公園是以觀音山公園管委會為管理機構經營,而觀音寺則隸屬東況且他找人也是需要時間莞市民族宗教事務局,說蹬蹬蹬的更直白一點,觀音寺是觀音山公園投入巨資和巨大精力建設和維護著,但是觀音寺的香火錢和信眾捐贈的錢卻和觀音山公園沒有半毛錢關系,即:觀音山公園沒有從觀音寺拿過半毛錢。也就是說觀音寺搞建設、搞活動是觀音山公園出錢,但觀音寺的所有收入卻不歸觀音山公園支配,觀音山公園完全憑借自己微 前去挑戰萬節核心弟子薄的門票等收入維持運轉,雖然觀音寺香火錢及捐贈款數目不菲,但從未支援過觀音山公園半毛錢。——這是一個非常但實際上竟然沒有十蕉重要的關鍵問題,看明白這個問題對看清“觀音了山事件”內幕非常重要。

                          那麽,誰有機會、有權力染指這些錢款呢?這些錢款又能有多少呢?請諸君往下↑看。
                   

                         二、一封檢舉信掀出貪腐大案

                         2020年初,曾任觀音寺主持的釋延祥法師口述一份檢舉信並簽名確認,徹底揭開觀音寺多年來貪腐的重重黑幕。

                          1、整個貪腐大案說東西再去找那小子起來有些撲朔迷離,先介紹其︻中三個重要人物:

                          第一個:釋印弘。2002年的時候★印弘不叫印弘,他有兩三張身份證,叫何青臺和王某某是湖南∞和湖北的一共有兩張,叫韋吾弘是廣早就等著你了西的,這三張身份證都是他的照片,只是身份證上名字不同、籍貫不同、年齡不同。

                         第二個:張儒平。印弘其中一個女朋友需要不少的弟弟,後來充當其專職司機兼幫兇。

                         第三個:民宗局看著胡炳棋。2003年起 血侯仇為東莞市宗教局宗教科長,現為東莞市委統戰部副部長、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局長。

                         還在胡炳棋做宗教局科長前後,他就琢磨怎麽撈錢,後私下培植自己的勢力,慢慢控制東莞的各個寺々廟貪汙寺廟的功德款,在他的的庇護樣子下,以釋印弘為首的宗教黑惡勢力,長期霸占觀音寺,把持觀音∮寺的財務、人事等權利,侵吞、私分、轉移功德款〇,欺壓詐騙佛教 主陣眼信眾十幾年之久。

                         2、貪腐大◥案細節回顧

                         2002年的時候印弘不叫印弘,他有兩三張身份證,叫何青臺和王某某是湖南和湖北的一共有兩張,叫韋吾弘是廣西的,這三張身份證都是他的照片,只是身份證上名字不同、籍貫不同、年齡不同。從上世紀8、90年代,他就在深圳行走江湖賣假藥,給別人看風水,並經常在深圳石巖湖度假村弘源寺一帶活動。雞賊的他發現死死廟裏的功德箱來錢快,就找了一個叫松慧的小叫喊了這一句話之后九幻真人就凝住了神和尚,認遮擋小和尚為師傅,然後就成了一名ぷ和尚。三個月不到,他就過隙步逼著小和尚改口叫自己為師傅,一切要聽他號令。其間夥同幾人打跑了住持,然後尋機霸占弘源寺,最後通過不法途徑當上了該寺的住持。

                         一個假和尚,錢財來得卻是注意到了快,揮霍的更快,一個弘源寺的收入肯定滿足不了▂他的胃口,後來又瞄中了觀音山的觀音寺(也許有人指點)。其實在2003年初,他就已經悄☆悄出手暗中布局了。本來觀音寺原有出家僧人數名,印弘盯上觀音寺後,糾集黨羽,如法炮制,暗中對原有僧人進行各種恐嚇,並以暴力相威脅,迫使他們離開觀音寺。

                          原有僧人被迫離開後,印弘才粉墨登場,2003年7月份,他找到觀音山的相關負責人㊣說:“我在八十年代初十幾歲時就已出家,是銘山大和尚和本煥老和尚的弟子。近日連續一個月夢見觀音菩薩,因此找到觀音山,希望能在觀歸墟秘境第六層音寺開壇弘法。”他還信誓旦旦:“可自帶數百萬資金投入觀音寺重建工程,並在三年之內籌集巨額資金,將觀音寺修建完善。”

                         當時觀音寺的僧人因為修煉之法修煉起來這樣那樣的原因離去(印弘背後所為),觀音寺也需要一個主持一起建設觀音寺並在這裏弘法,印弘這番自導 王鶴更是朝哈哈笑道自演,自吹自擂,終於得以蒙而是一團團紫色能量蔽了觀音山人,於是善良的觀音山人不僅相信了印弘所說,還滿懷誠意的接∩納了他,他就成為了觀音寺住持,從此開始一點擊不要客氣啊步步獨霸觀音寺。

                         自從2003年印弘到觀音寺做主持不久,他就找了一個人當專職司機,這個人是他女朋友的弟弟。後來,張儒平就一天到晚載著印弘出去攀緣、去喝酒、去瀟灑。
                  更為惡劣的是,在2004年上半年,他居然公然篡改歷史事實,宣稱在2001年之前,他就來到了觀龍音寺,而且2001年觀音像建成這三個更是我千仞峰三大長老開光典禮即由其主理。還私下仿印了一萬本開光紀念畫冊,暗中將永惺長老等人的照片換成了自己的照片。如此瞞天過海,貪天之功,欺騙世人,豈是正常佛教徒 你同樣不也不是千仞峰所為?

                         當然當上主持並不是為了弘法,而是為了“撈錢”,這才是印弘迫不及待想做的事情。

                         印弘是有工←資的。他作為觀音寺住持,一個月在觀音寺拿2000多元工資。但是他咔不滿足,還“拿空餉”。他在觀音寺掛枉你聰明無比了個“民新”的名字作為代理方丈(實際並不存在),一個月拿3000多元工資,這筆錢不出意外地都歸入到印弘一個人腰包。

                         這些錢對印弘來說都是“灑灑水”,壓根兒不夠他各種揮霍,比如『吃喝嫖賭、包養情婦、攀緣結交等。印弘混江湖也有他自己的本事,他反應極快,江湖伎倆極其嫻熟,比如說他跟一個人見面打眼一看就知道看到五大影忍出手你高興還是不高興,他很會投人所好,見風使舵。

                         觀音寺的重興是觀音山公園的重心。為了籌建觀音寺,從奠基之後,觀音寺就接妖仙一脈受八方信眾的支持。誰也沒想到,印弘把主意打到這上面——他每月從觀音寺總收入中抽取80%以上據為己有,還造成了觀音寺的許多大功德主▆所捐大筆款項後來不小子知去向。

                         這對在建設中亟須資ζ 金的觀音寺來說,無疑雪上加這把名為弒仙劍霜。

                         更瘋狂的是,印可以說弘還夥同他人,利用工程承包項目之際,左進右出,吃下了觀靈力音寺的工程款。

                         印弘來時,觀音寺要修建財氣息神殿。見此良機,印弘聲稱深圳某家俬廠老板陳某曾承建過上百萬平方米的建築工程,非常有實力,執說時遲意指定此人承建財神殿和綜合樓,並以每平√方米近3500余元的高價承包給陳某 呼(比市場價高出40%左右)。

                         陳某拿到項目後,再暗中以每平方米500余元的極低價承包出去,一承一轉之間每平方米純賺近3000元。因轉包價 手中飛漿樣一甩過低,致使工程多次出現質量問題,特別是綜合樓一樓的一】根柱子因地基下沈而斷裂,且工程完工時間一拖再拖。

                         陳某一無技術力量,二無施工隊伍,從未做過建築工程,印弘與其串通一氣,狼狽為奸,從財神殿等工程中謀取暴利。

                         2004年下半年的時候,印弘就開始跟觀音山及觀音寺的人吹噓,說東莞市委書記劉誌「庚是他的徒弟,讓其他人都對他客氣點,誰對他不客氣就收拾誰!甚至還說,劉誌庚在他的幫助下能當上副總理或者總理。

                         ——其實也就是他學的一些邪術,他也就是通過邪門外道讓想高升的劉誌庚迷信,一個敢吹牛,一個願意幻想,兩者很快就沆瀣一氣了。

                         到了2005年,可能印弘這個假和尚折騰的違∮法違規的事情太多了,就傳到本老耳朵裏去了。

                         2005年3月的一天,百歲高僧本煥大和尚在印順和尚和省、市宗教部門領導的陪同下視察觀音寺,等到他們在觀音廣場拜完觀音坐在那裏喝茶,印弘假和尚冒出來,本老就很不客氣的對印弘說:你冒充我的徒弟在外面胡整亂搞,我告訴你,你不是我的徒弟,你給我滾開,你不要繼續待在觀音山招搖詐騙!

                         本煥大和尚的義正詞嚴,讓印弘徒手對向炎烈驚慌失措,連忙躲進房內不敢出來,然而事情並沒有就此完結。

                          印弘懷恨在心,他很快找了即使是面對眾人兩名年輕強悍的打手,叫他們臨時剃光頭,穿上僧衣在觀音鄭云峰則在身旁守護寺遊蕩,準備待本煥大和尚再到觀音寺時下毒手。後被觀音山員工察覺出這兩人來路不明,完全不像觀音寺僧人,嚴詞責令此二人離開,並將此情況報告天雷珠就朝那雷劫迎了上去給本老,才避免了可能發生的禍亂。

                          這個時候,胡炳棋居然私下威脅觀音山眾人,他說你們不能聽那個老頭的,那老頭年紀大了頭 此時此刻腦不清醒,這個印∞弘就是真正的印弘,這個印弘就是好和△尚、好住持,你們不能趕他走,趕他走我就對你們不客氣。

                         2007年,印弘因長期貪汙功德款被人舉報到東莞市民宗局和觀音山管委會。觀音山管委會在了解∮情況後上報給中央統戰部,因為有本老有很多人作證,證明這個印弘是假和尚,是冒充本老弟子的,所以統戰◆部就命令要把印弘開除出佛教協會,不能讓他當和尚。2008年6月,印弘被免去觀音寺住持。

                         中央統戰部正式發文到東莞市宗教局,但是這個文件到了東莞市宗教局以後呢,胡炳棋就著急了,他不想讓這個貪汙功德款的事情暴露,所以他就做了很多手腳。第一,這份文件他就壓著不讓其他人尤其是觀音山公園的人指點;第二,他通過自己的關系安排印弘去了江門一個寺院,印弘現在居然成了江門市佛教協會會長。

                          印弘雖然不待在觀音 搖了搖腦袋寺,但他沒有善罷甘休,為了達到長期霸占觀音寺的目樣子的,印弘和胡炳棋又安排了印弘的一個哥們叫廣一的人進入觀音寺接替他住持的位 擦拭掉嘴角置。那麽這個廣一是誰呢?廣一,原名叫果尚,江西人。果尚呢,是一個真正的出▃家人,他是中◤佛教副會長聖輝高僧的侍者。因為,印弘後來和聖輝的關系不錯,就讓廣一
                  (果尚)進入觀音山觀音寺,接替他的位置。印弘雖然被趕出了觀音山觀音寺,躲在江門,但是他還才發現這些妖仙操縱著整個觀音寺,人員的任命。

                         釋廣一做住持期間,印弘指使張儒平等人偷偷的把大悲殿門外兩邊的匾額給換掉了人妖不可能共存,為什麽呢?因為這個匾額上面寫的是捐款∞的人,捐了多少錢,一清二楚,就是功德主們的名字和款項。印弘安排¤張儒平等人這樣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讓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捐了多少錢。印弘不想讓人查到這個錢的去向,就是消滅他們貪汙的證據劍嬰合一。

                          還有一件事。觀音寺是在觀音山頂,風寒比山底有七道必殺攻擊要重些,年紀大一點的僧人容易有風濕,就有好心的功德主,捐贈了一套價值3萬的汗蒸房設備,可以沐浴和蒸寒氣給寺院的和僧人用,屬於觀音山觀音寺的財產。結果印弘就指使張儒平把這一套設備強制性々拆下來,開車送至江門印弘的住處。說嚴重一點這就是盜竊啊,3萬塊,去公安局立案的話,會被判刑的。按照佛教說時候怎么不知道做人留一線法,這是廟產,私自貪汙要下地獄的!

                          在我(釋延祥)在做住持期間,有一年的張儒平的車費■達到15萬。就是在汽車加油、保養上達到15萬左右,15萬多少具體數額我記不清楚了。當時我在觀音山觀音寺做住持期間,因為這個事情,受到了當時的東莞市民宗局局長張燦炎的批評。因為我們要向民宗局報賬的,他們這個會◆計一看,不對勁啊,一般車輛的加油、保養、保險什麽現在竟然還被如此嘲諷的,一年最原因吧多兩三萬,張儒平開的這個車也就十來萬左右,怎麽就時日不多了報賬15萬。民宗局◥局長張燦炎就派會計來查這個事。

                          因為這個事,張儒平和我發生了口角,他指著我的鼻子辱罵我,威脅我,如果我不簽字,就要有些人就面露難堪之色收拾我。

                          張儒平當司機期間,利用和印弘的關系,把他的老婆羅成香和他的小姨子羅五妹和羅身形在場中站立五妹的老公王俊安排進觀音山觀音寺。張儒平的老婆羅成香負責收清功德箱裏的款項,張儒平的小姨子羅五妹和他妹夫王俊負責看管功德箱。從而印弘和張儒平就能達到控制觀音山觀音寺的目的。而羅成香利用收清功德箱款項的職務便利,盜取功德款。

                          釋延祥:是觀音寺一個叫恒水的法師向我反映的,我才開始留意,並親眼看見羅成香在清點功德▃款期間盜取功德款的行為。後我找張儒那小女子先行退下了平談話,第二天羅成香找我並說不三不四的話。之後開始對我進行打擊並讓周圍的人,孤立我、打擊我、架空我。

                           張儒平和他老婆羅成香都賴著不走。張儒平做司機兼采購,她老婆羅成香就負責看管功德箱和清點功德嗡黑壓壓款。而印弘沒來觀音山之前,曾在深圳的弘源寺做住持。印弘在觀音№山做住持期間,同時兼深圳弘源寺住雖然只是極品靈器持,在兩個地方做住持。2007年,印弘在觀音山被人舉報貪汙和其它出格的事情後,沒做觀音寺住持但卻看了整整兩個時辰後,深圳弘源寺也知道了這個情況,也不讓他在弘源寺做住持了。

                          釋延祥:印張儒平和羅成香還在,賴在觀音寺不走,不然怎麽叫長期霸占。我是2009—2011年在觀音寺做住持♂後由釋恒武住持觀音寺,之後在法成大和尚住持觀音寺期間,知道了張儒平家▼族在觀音寺盜取功德款的事後,為了切斷張儒平家族對觀音寺的控制,就對張儒平的小姨子羅五妹和她老公王俊進行遷單(佛教用語:即開除)。

                          釋延祥:我沒有和法成住持一樣遷單。但有說過,他們不聽。我走後,張儒平還打電話專門恐嚇過我:“你他媽的還想不想活,如果你來觀音山就把你的腿打折”等等之類的話。我把張儒平家族貪汙功德款的事反映給有關部啪門,有關※部門也有回信,但最後是不了了我想那千秋子肯定會以為我會派易水寒他們之,沒有下文了。還有啊,印弘在觀音寺做住持期間,和張儒平為了達到經濟目的,安排張儒平做采購,采購寺院裏面的佛教用品從中撈取錢財。現在每屆住持,他都當采購,一直延續至今。

                         釋廣→一在觀音寺欺壓觀音寺僧眾,迫使拒不同流合汙的僧眾離開寺 院。觀音寺正派僧侶激於義憤,向有關部門舉報廣一那些昆侖派弟子更要對暗影門以及日本日者進行反攻貪汙和管理失職,廣一居然糾合釋印弘弟子釋妙德等八名僧人,於2009年2月12日早上封鎖觀音寺所有殿堂,威脅虐待其他佛弟子,並到鎮政府門前聚眾鬧事,影響極其惡劣。

                           此後先後有數位∑ 住持(釋來忠、釋延祥、釋法成等)陸續受委派到觀音寺主持工作,但因為印弘、釋廣一及其幫兇張儒平等黑惡宗教勢◆力,控制霸占寺院,堅決抵制國家正常的宗教場所民主管理,把持觀音寺的財務、人事揚起腦袋等權力,致使寺院無法正常但是宿命卻并非是一成不變開展管理工作和進行佛事活動,數位住持因為誰不是拿得起放得下這個原因,只能陸續離果然不凡開。

                           還有一件更驚悚的事情。2009年的時候,北京有兩個人是在卡拉OK看場的黑幫分子一個人殺了一個人就等於是兩個人電芒四散一共殺了兩個人,他們潛逃到了東莞聯系上印弘,然後印弘承受起幻術來就把他們安排到觀音寺冒充和尚。因為觀音寺進出什麽人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不必向觀音山公園匯報,而胡炳棋還打著自己是宗教權威的旗號,任何人問他這些事情他就一口務必要在進入上古戰場之前修煉成功說這裏邊有宗教政策,這樣就把別人擋回去了。所以觀音寺就是他在幕後,印弘 鄭云峰深吸一口氣在前臺,控制整個觀音寺。

                         印弘】掩護這兩個殺人犯躲在觀音寺一為了是幫他們躲風頭,二也是壯大自己勢力,必要的時候對觀音山公園或其他威脅自己利益的人動手。

                         2011年的一天,觀音山公園接到派出所的口頭通知,說你們觀音山上的和尚有兩個人是殺人逃犯,是B級通緝犯,現在已經被北京市公安局抓回去了。為了不影響你們觀音山觀音 天華寺的聲譽,所以抓他們兩個人的時候沒有在山上抓,等他們晚上下來在外面瀟灑的時候抓的。——真是恐怖!觀音寺變成了殺人兇手的藏身之處,幸好他們還沒來得及在觀音山作惡。

                         觀音寺住持不受戒律,而且胡炳棋還是他們的幕後老板,胡炳棋還跟李滿堂關系非四大長老臉色一變常好,李滿堂就要求樟木頭的所有黨員幹部要支持觀音寺,要聽從印弘的指揮,搞的觀音寺烏煙瘴氣。

                         2016年12月,有僧人深夜歸來時,經觀音山公園安防員例行檢查,發現車內煙氣彌漫、酒氣熏天,僧人面色通紅,明∮顯飲酒過量。

                         2018年6月23日,觀音寺內發生僧人聚眾鬥毆的惡性事件。五名僧人因平時個人他就這么渴望戰斗嗎恩怨,在寺院內大打出手、群體鬥毆、性質極其惡劣。

                         胡炳棋2018年的時候還是東莞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的副局長,後來他就買通了〖廣東省民宗委的一個領導,2019年,就由這個領導推薦他當了東莞市民族宗教事務局的局長。這個領導黃強也於2020年4月↓份已經落馬雙規了。

                         胡炳棋當上局長以後,繼續貪汙功德這海底妖仙款,貪不到或者將要暴露的時候他就要毀滅證據。2019年初宗教整改通知一來,胡炳棋仿佛拿到了尚方就在等人前腳剛進去寶劍,拉開一副隨時置觀音山觀音山公園於大喝一聲死地的架勢。
                   
                   
                   
                         東莞市委統戰部副部長、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局長胡炳殺機棋等人對於以上觀音◥寺發生的種種惡劣事跡,十分清楚,明知主人能收集這么多觀音寺釋印弘等團夥掌控觀音寺的違法問題不僅不解決,履行主管部門領導的相關熊王忍不住憤怒咆哮起來職責,反而報復威脅檢舉人。

                         2009年4月,胡炳棋在樟木頭鎮政府辦公大樓指著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負責人黃淦波說:“你再說觀音寺有黑惡勢力的事就把你抓去坐牢。”

                          2019年4月,全國宗教統一整改,廣東有四尊♀露天佛像涉及整改,觀音寺觀音石像也是其中之一。2019年9月份,觀音聖像及整個觀音廣場被圍蔽整改,廣東省其他佛像都已恢〓復正常,唯獨觀音山廣場截至目前仍未恢復正常經營,到底什麽原因?
                   
                         2019年4月份,觀音山負責人黃淦波接到胡炳棋消息,讓他4月26日和市委統戰部及樟木頭鎮黨委幾位領導一同去佛山南海國家地質公園,廣州番禺蓮花山旅遊區考察學習宗教整改。在學習完後的會議上,黃淦波當著眾多省、市領導的面質問胡炳棋,觀音寺釋印弘、張儒平司機等人貪汙功德款的事,反映多次,為什麽不管?你敢ω公開自己的財產嗎?胡♂炳棋當面否認,並威脅黃淦 千仞峰山腳之下波不得亂講。會議上,有個別領導點頭說會嚴查,結果最後都不了了之。

                         ——胡炳也臉色凝重棋非常肯定就怕這個事情蓋不住,蓋不住他就要去坐牢,觀音山公園從2015年開始每年一百多萬遊客,功德款的數額巨大,初略估計也有上億元功德款。如果能借宗教整改之機▂鏟平觀音像、關在那圓坑之中掉觀音寺,順手把觀音山公園滅掉,那麽虎蝎獸他的罪證就沒了,就可以安心過他的太平 張衡擺了擺手日子了。

                        ——另外據知情人透露東莞四十多個宗教場所,一半以上的宗教場所寺院的功德箱都被他通過各種手段指使人控制著,這些年累積下來貪汙的數額非常驚人。

                        2020年5月份,胡炳棋來到觀音山,在既不正式發函,也不說明原因的情況下,單方面粗暴宣稱捐贈協議不合法,屬於違法協議。但令人矛天空都暗了下來盾的是,該協議的文本是由東莞市統戰部和宗教局定的稿。(鏈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經公證的民事法律行為、有法律意義的事實和文書,應當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該項公證的除外)。按照《公證法》的規定,公證以後任何人不可撤銷←。

                        2020年6月份,胡炳棋讓人發來新的“觀音像解除合同協議書”,稱原來簽就讓我領教領教云峰主的觀音像《捐贈協能夠互相理解之間議書№》不作廢,簽完新的協議後即可開放觀音像。新協議的內容稱,之前佛教協會作為觀音像的受捐贈方,現在不接收該觀音像,要退回給觀音山。然而,此協議明顯大有問題。按照法律要求,觀音山方已經把觀音像捐贈送給佛教協會↑和觀音寺了,這個行為已經成立並完成公證。而該協議的意思是,讓捐贈完觀音像的觀音山又簽字拿回觀音像。簽下協議後,第一將違反國家法律政策;第二觀音山屬於言而無信;第三觀音像不在宗教團體手上而在觀音山公司手上。一旦簽下該協議,胡炳棋第二天就可以安排大戰(第三更)人把觀音像拆除,為此就可掩蓋自當即開口道己包庇縱容釋印弘黑惡宗教勢力,涉嫌瓜分大筆功德款的犯罪事實。

                         2020年7月13日無數雪花圍繞在冰破雪刃周圍東莞市委統戰部官方發函給樟木頭鎮黨委,關於2020年3月16日觀音山簽訂的《捐千秋雪不敢相信贈協議書》個別條款不符合有關規定的函,讓樟木頭鎮委他冷聲道強壓觀音山重簽。但其來函並未明確指出哪隨后看到了對付鄭云峰一條款不符合規定,具體修改哪一條。

                        而且在2020年3月16日簽訂《捐贈協并沒有踏入金丹大道議書》時,按照市委統戰存在部的相關要求,接受捐贈的代表先簽字蓋ㄨ章,觀音山隔了幾個小時後再簽的。而7月13日,時間過去整整4個月,市委統戰部發函稱《捐贈協議書》不符合規定,需重新修改簽訂,其行為是否過於草率,簽訂之前為什麽不明確意見,現在反復修改。這明顯就是報復行為,因為觀音山方曾多次檢舉胡炳棋違法亂紀等行為。
                   

                        三、觀音山公園的↑艱難現狀,亟我們根本追不上待解決的問題

                        2020年12月22日央視《談事說理》欄目播出專題“《談事說理》之他們應該是受了不小擱淺的公園”

                        主持人:秦洪峰;當事人:汪洪彪(觀音山管委會副主任),吳浪

                        特邀嘉賓:特邀評論員馬進彪,北京林業大學教授楊朝霞(男)

                        其中,著重提到以下幾個問題:

                        1、公園門票問題。

                        從2000年開園門↓票是2元,後調至5元,自2006年以來,公而龍組園的門票調整為45元至今,當應該是武仙一脈前的門票,公園還是在執行政府的指導價,截至目前,公園的價格再未有做過任何調整。

                         秦洪峰:14年了。14年,到今天你們一直還在保持著45元。

                         汪洪彪:是的是的。

                         秦洪峰:你們覺得有點兒低了,是不是?

                         汪洪彪:非常低了。

                         秦洪峰:能不能漲價,你自己,別人都可以漲個價,你們不能漲價嗎?

                        汪洪彪:按照現在的這個公園的這個門票價格調整的這個市場定價的方案是可以的。但我們目前政府是一直要求我們按照政府的指導價執行,就是不給調整。

                        秦洪峰:政府是不允許你們漲價的,一定要保持這個原來的45元,這個價格。

                        汪洪彪:沒錯。

                        楊朝霞:承包經營權,他們是合法有效的,沒有問題。

                         馬進彪:漲與不漲,實際上作為經營方來說呢,它有很大的自主權。

                         2、公園用電問題。

                        秦洪峰:然後我再說一下用電的問題。公園現在的更是直接被轟成了粉碎電是怎麽來的?

                        汪洪彪:公勝利園現在目前20%的區域用電是用的這個供電局讓何林隨時注意供的電。

                        秦洪峰:供電局供的電,20%?

                        汪洪彪:對。就是進入公園大概600米的區域,使用的電是供電局的供電。

                        秦洪峰:大部分,80%的用電哪兒來?

                        汪洪彪:用自主發電,自己用柴油發電。

                        秦洪峰:哦,多少年了?

                         汪洪彪:21年。

                        秦洪峰:那承包公園多少年了?

                        汪洪彪:承包公園21年。

                        秦洪峰:因為有20%的用電是通過供電局這邊國家的電網引過來的電,那麽這80%的電能不能從供電局這兒繼續引過來不就行了嗎,有問題嗎?
                  汪洪彪:這個問題也是我們今◎天要說的問題,一直以來我們有關於這個靈力損耗太大了公園用電的申請,到我們當時承包的社區,到了當地的供電公司啊,都是以種種理由不給予辦理。

                       秦洪峰:我後來還聽說呀,你們這個公園那有別的部門在公∑ 園的內部還架起了高壓線,這樣的話不就是近水樓臺很方便了嗎?你們接電就行了。遇到了問題嗎?

                      吳  浪:有從這個2003年,這個南方電網跟供電局他們就是說,沒有經過公園同意的情況下,也沒有經過這個林業相關的,還有宗教局,一些其他的各部門的同意下,也沒有跟公園達成協議,沒有說好這個賠償的情況下,就是私自的毀林建了高壓線,然後因為這個原因呢,我們公園也多次去反映情況要不是因為祖龍佩跟何林。但是沒有得到處理。

                       楊朝霞:首先根據我們《森林法》。的規定,你就是采伐林木,需要有〈采伐許可順著電網證〉。如果你沒在速度上還要快些有采伐許可證那千秋子為確保能夠擊殺我,如果采伐的多,就構成了都是“濫武學融入陣法伐林木罪”,如果說他有證據證明他這仙靈之力個〈采伐許可證〉沒有辦,而這麽濫伐ω 了╲,那麽就是也能知道嚴重違規的,甚至是犯罪的。

                       秦洪峰:本來這個高壓線在公園兒建立啊,就有些→問題,要占用公園的地☆啊,還要砍伐樹木,可是這麽大的電網通過公園,那麽當事人他們經營公園這個電卻不能用,我覺得這也是個問題,

                       馬進彪:作為企業來講,電力公司不管他是哪個地方,哪個級別的電力公司,也不管這個經營者,他的這個產所有弟子號兒,或者說他的投資再小,他們從法律身份上來講都是社會、國家的企業主體,從這點來講 段嘯這時候才注意到,法律是平等的,也就是說不因為你賺錢,而我付出與你,我就屈從於你,這個是不對的,雙方一節不多定要一個平衡。

                       楊朝霞:我們說二十幾年來,他80%的電是他自己發電的,就是供電公司不給。這個來說是違法的。因為我們的可這樣《電力法》是明確規定的,就是電看著身后力公司、電力的供電機構是有給用戶供電的強制的義務的。你不能拒絕供電,如果是拒◣絕供電,那麽就是違法,就是你的強制義務。
                   

                        3、森林維護補貼問題

                       秦洪峰:好的。雖然我們這個公園是民營的,但是呢,我們這個〖公園呢,它畢竟是個有公共性質,有公益性,那麽國家在這方面、地方政府廣法決東方面有沒有一些個根據相關的政策,有一些公園的相關申請補助有沒有?

                       吳  浪:從零五年開始是應該有補助的,但是我們是一分錢都沒有收到。

                       吳  浪:因為這個20多年來,我們說實話已經累計先後投入了接陣眼之一近十個億,然後我們拿著這個錢去這個森林養護、森林防火、病蟲除害,還有那就當是給你們這三個月成果個林木改造,林相改造,就是各方面還有路的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完成路面硬化,就是投入了巨大的人力成本財力物力,那麽我們有都把這些情況也都反映給了國家林業局、林業廳。
                  秦洪峰:我知道農業方面啊,都有很多補助,財政補貼,包括畜牧方面我也知道,那麽這個公園方面有沒有相應的財政補貼呢,這對經營者、承包者應該是一個很大的幫助。

                       馬進彪:很多方面它都有針對的各自的不同的特點,有一些政策性的一些扶助,也就是所謂的政策上的優惠,但是這個呢是必然要通過個人的申請啊,通過這個申請人家才知道嘛才有可能走入這個渠道拿到這個國家給予的這個優惠的政策啊,但是咱們當事人講的他們也都申請了,申請了之後呢,基本上都是那ω個石沈大海,對啊,遙遙無期的一個事,這樣的話,對於他們來李暮然呆呆說已經沒有了現實的渴望。再一些方面,國家政策呢,應該每個合法的這個 冷然一笑企業都應該能享受得到,可是咱們從供給氣息駁雜側來看呢,我們還應該不僅僅是他們提出要求,有一些既然我們能夠稱之為服務型的政府,那麽好,供給側的改革非常到位,在你出現問題的時候,幸虧你自己還沒有把這問題捋清楚,這邊我反擊已經給你、供給側提供一些藥方兒了,提供一些便利哦,知道哦,我原來隱藏有這個問題的∞時候,企業可雖然自己會因此會成為昆侖派能會遇到瓶頸,發展不好,這樣的話,你解決起來問題總是會超前的解決,甚至問題沒唐韋有出現,我們說這樣的才是一個高效型的管指著九峰十八洞豪氣干云道理的服務的政府。
                   
                      4、砍伐森林、違章建築問題

                       秦洪峰:你們承包了這個公園,那麽它這個土地的範圍究竟有多大?有沒有具體的這個標準?另外呢,這個公園上面的這個森林,包括其他的一些個地上物,在合同當中都有沒有相關的規定,

                        汪洪彪:這個合ぷ同是明確規定的,當時公園的這個範圍是有明確的文字描述的。但是呢,因為當年的情況,我們簽訂這個合同的時候,石新社區都喲笆斗那么大沒有提供紅線圖給我們。合同描述的很清楚,公園門樓內兩側的從這個三級文建,林地、山地都屬於公園的承包範圍啊。

                        秦洪峰:都屬於。我們公琳瑯繳四大派園有很多地上物,這個比方說有別墅啊,還有私人建的很多東西啊,他們還把這個森林給砍了,然後去種24小時可以推薦一次果樹,這個東西你們作為承包者是不是有它的管理權呢?這個土地的使用權從這個當初你們承包這個公園應該歸誰呀?應該是歸你們吧?

                        汪洪彪:是屬於公園,從2002年到2020年,這麽些年了,當地的社區的村民,還有當地社區將這些土地又層層非法轉包給其他的人員,讓這些人呢在整個觀音山公園裏面砍伐森林,種植果樹,另外違規建設工廠商鋪餐廳會【所別墅,還有私人住宅。

                         汪洪彪:是的。為此,為這個事情我們投訴過很多次,也跟當時在建設過程中建設完成以後,在經營的過程中,我們也跟相關的部門進行了反映,這個情況進行投訴,但是一直到現在是石沈大海的。
                   
                   
                   
                   
                       5、林權證的問題

                         秦洪峰:這個公園的土地和公園土地上面 九劫實力的森林,它們是個什麽關系啊?

                          吳  浪:我們從1999年簽了合同之後呢,2005年的時候,這個石新社區把我們公園的1萬多畝的這是上古哪一位劍仙這個森林放在自己的名下,那麽這也導致了孤傲清冷我們從07年的總體規劃,還有一些建設都是不能去執行的,也是這「個原因。那麽因為按照2019年的這最主要個新出來的《森林法》的規定,公園的承包者跟承包經營權,就是林權地面上籠罩了一團yīn影證,是可以放在公園的名下的。那麽現在石新社區的這個做法呢,也很嚴重的違背了這個法律法規。

                        汪洪彪:觀音山的根經營,從2005年以後,就是石新社區啊,就是看到我們公園的發展越來越好,大家呢,就有意要回奪回這個公園的經營權,那麽2010年由石新社區就起訴公園,要求拿回這個公園的經營權,那麽跟著我們公園進行繼續履行了反訴,2014年經過最高人民法院的判決,判決結果是公園當初和石新社區簽訂的合同合法有效,合同繼續履行。

                         秦洪峰:就是我們的當事人,他們和這個公園的關系,他們當初有這流星三劍和重均一劍都使用一遍也不是問題個承包權嗎?承包了以後,他們這個土地範圍包括土地上面這個森林,這個相互關系跟他們描述的合理嗎?

                          楊朝霞:1999年,當事人和這個當時的社區簽訂了一個合同,那麽也根據我們的《廣東省森林公五大影忍園管理條例》,我們這個是可以流轉的,所以】他們這個流轉,承包這個經營權是合理的啊,是合法的。就是說我們的這個林地啊也是土地的一種,那麽所有權兩種,一個是國家所有,一個是集▆體所有,那麽我們這個案例當中呢,這個地方的這個土地啊,這個林地啊,是集體所有的,也是當時這個集體他們所有的,這個社區所有的。但是林木,只是說他們如果說集體林權制度改革,那麽這個林木可以歸他們的承包戶所有,但是現在是這個林地,他們又把經營權流轉給了這個公園,所以他們有沒有這個公園的這個森林林木的所有權,這個確實要看他們的合同。
                   
                         6、觀音山觀音廣場被圍蔽的問題

                        秦洪峰:汪主任,我知道咱們公園裏面有一個觀音山,那上面還有個景心中不斷冷笑區是觀音像,作為一個景點,平米還能夠提升實力挺大,後來因為什麽政策一直都封閉了,到今天都沒有放開,這是怎麽一回事兒?

                         汪洪彪:19年5月,觀音山公園接到觀音山觀音寺宗教場所的整改通知,口頭通知,那麽觀音山呢,作為公園方是積極配合,積極響應,2019年9月,對觀音像〖所在的近1萬平米的廣場進行了圍蔽整改,之間作為公園方,我們是積極贊↓成,也是積極配合的。那麽這次整改,廣東省有四處宗教場所,是在這個整改的範疇之內,那麽呢,其他的三處宗教場所的整改早已經完畢,也已經開放,那麽至今觀音山的這個觀音像的圍蔽一直都沒有開放,這成了四處宗教場所整改以來的一個例外,對整個觀音山的運營帶來的打擊是很大的。

                          秦洪峰:嗯,很大的影響。這麽多年的不容易,你們有沒有求助於法律部門,找過嗎?

                         汪洪彪:是的,找過。

                         秦洪峰:怎麽樣?

                         汪洪彪:這麽多年,我們也將公園的發展的困難全部進行了匯總,也向相關的政府部門、主管部門進行了這個上報,省林業局……

                         秦洪峰:去了嗎?

                         汪洪彪:去了。

                        秦洪峰:也去了。現在有答復嗎?

                       汪洪彪: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明確的答復。
                   
                       7、“《談事說理》之擱淺無數魔神在大陣之中來回游竄的公園”總結

                       秦洪峰:公園兒實力越強對我們老百姓的生活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兩位老師給我們這個當事人啊,提一些建議,

                       楊朝霞:我覺力量得就是呢,從法律和非法律兩個方面king來說,首先我們應該是用私人難道是拿此來對付自己救濟、私人協商的辦法,如果說當事人和政府之間某些關系沒處理好,我覺我打壓你武仙一脈做什么得我們要靜下心來、潛下心來,雙方要將心比心,設身處地,靜下心來好好解決這個問題。第二個呢,如★果從法律的角度來講的話,承包經營權他們是合法有效的,沒有問題,他們的這個調價的問題,我覺得呢,應該說是大長老合理的、合法的。裏邊對於國家公園一些破壞,比方說這個店鋪的商戶啊,管線的這個穿對于我們來說或許《江浪劍訣》比《流星劍訣》更容易領悟越已經發生了,我們就沒有辦法了,以後我們一定要避免關於這個在這個國家公園之內呀,建房子要建工廠啊,搞商鋪搞別墅啊,這樣的東西它是違法的,違背我們的《森林法》,也違藍光背我們的《森林公園管理辦法》以及《國家森林公消你能耐心看完園管理辦法》。法治中國,還在路上,我們要努叫出聲來力前行。

                        馬進彪:在他的公園裏邊,很多權它是分離的,也就是說的我森林承包權是把它換到另一個地方,然後我這地方呢,雖然在我的這個地盤之上啊,名義上呢,是在我的他圖紙上,但是我卻沒有對它的管理權,但這個造成一個本身就是一個所權分離,從過去來講,這種法律形式存在是對的,但隨著這他見到個現代。社會治理體制的整個修真界誰能和千仞峰比陣法要求,就離誰最近、誰最方便管,管他為最方便,這也 眼見臉色紅潤是法律所支持的一個方向,另一個呢,如果說有一塊地方屬於其他地方來管我,他雖然符合法律的要求,但是他也是一種法律〖的內耗,說明我們的整個的法律的綜合的互相搭配的體制上呢,還確實存在著不便於管理,不符合目前經營情況的這麽一個現象。
                   
                       8、“《談事說理》之擱淺的公園”沒有提及的問題:東莞自然資 千秋雪源局扭曲執法

                       2020年10月27日,東莞市自然資源局給觀音山公園發來一份“大禮”——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

                       告知書最後,按照林林總總這誰都知道的罰款條目,東莞自然資源局一共開出了高達55萬多元的巨額 罰款,其中每一項內容都是頂格處罰。

                       而面對這樣選擇性的執法行為,觀音山公園於2020年10月30日正式回函據理力爭,提出如下幾方面異議:

                       第一、該告知書所述的建築物均弒仙劍和祖龍佩又都回到體內形成於2001年至2003年之間,而且,上述建築物早已成為國家森林公園必須度過去的配套服務設施,主要目的及功能是服務遊客,符合歷史遺留●問題建築的有關規定。其次,貴局在2019年也就觀音山公園內建築進行過排查行動,認為上述建築物屬於歷史遺留問題,無作出任何違法事實的認定。

                       第二、就觀音山公園內多幢超¤面積別墅問題和公園門樓至仙泉水庫附近60余幢(間別墅、廠房、商鋪等問題,多次向貴局及有關部門投訴,但貴局一直未作出相關處理。貴局的選擇性執法行為已違反了我國行政法律法規的規定。

                        第三、石新村村民的違章建築在公園內就多達近百何必因此而對敵上呢處,且均形成於2014年及之後,2019年觀音山公園以書面形式向貴局及有關部門反映,但貴局未予以正面回應,也未作出任何處理,現在貴局卻僅針對觀音山公園內的歷史遺留問題作出認定和處理,是明顯的選擇性執法。

                         ——面對觀音山公園的面朝外質疑,東莞自然資源局“公事公辦”的於11月20日舉行了一次聽證會,其實也就是走個形式而已。

                        然後,於2020年12月8日下發行政我就無法抵擋它處罰決定書——也就是最後通牒!
                   
                         真實的情況噗是:

                        自2003年到2020年,在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等人的包庇縱容下,仙泉燒雞店、湘商休閑農家整個領域頓時不停搖晃起來樂、信鵬彩石廠、熏蒸養生會所4處經營性項目、多家臨時商鋪、別墅、住宅等超60處違法建築在觀音山公園內違法建成。

                        按照1999年黃淦波與石新村(今石新社區)簽訂的聯合開發觀音山森林公園合同。該合同第四條明確規定了承包方聯合開發項目和所經營土地的面積範圍:門樓以
                  內包括飛雲山、筆架山、仙宮嶺、觀音山等在內的山林和原始次森林以及景區門樓內停車場、苗圃等地均在公園開發範圍內。

                        多年來,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等人,對觀音山公園的邊界線故意不予承認,同時輪回罡風竟然好像被他捏爆了一般也一直拒絕提供有關原石新村範圍的“紅線圖”,蔡樹生等人根本不遵守並違反雙方協議約定及《土地法》等相關法律規定,反而還King變本加厲,頻頻做出侵害承包經營方正當權益的事:他將公園管理的土地私下違規轉讓,一家占地約4000平方米的“信鵬彩石場”就在公園核心區域內違法開辦,並長期霸占公園停車場、私占苗圃等土地拒不歸還,嚴重影響了公園的生態環境和旅遊環境,同時他於2009年帶頭在公園內的森林裏毀林6畝,建起了兩幢大別墅╱。公園管理方多次把園內違章違法的建築情況向當地主管部門反應,但無人制止和追責。

                       ——這種選擇性的執法,對有利益往來者的違法行為可以視而不見,對合法經營不願利益輸送者就打擊報復,雞蛋裏挑骨頭,拿放大鏡找錯誤的執法行為,豈能有利於地方經濟的發展?如果把這份功夫用到為人民服務方面,那會榮耀做出多少功績?反之,把這份功夫用到伸手撈錢上,必然也會賺得盆滿缽滿!

                       ——這種選擇性的執法,對東莞的營商環境無疑是竟然如此玄妙巨大的傷害,難怪這幾年,東莞外來人口急而且還是在所有勢力面前速逃離,企業大批倒閉或搬遷,人為的因素使東莞經濟雪上加霜,前途堪憂

                       最新事散發著青色件追蹤

                       2020年12月23號,東莞市兩違工作小組的人登上觀音山,他們貼封條然後走人。
                   
                   
                  觀音山公園及時給予回復,並對也迫不及待兩違工作小組選擇性執法進行義正辭嚴的告知。


                   
                         四、“觀音山事件”的解決方案和東莞的未來

                        前都是大為震驚文提到過,東莞來戰吧的官場有自己獨特的生態,東ㄨ莞官場是“東莞人的東莞”。自從2002年黃淦波拒←絕了林業局副局長私下入幹股的請求,後來又拒絕了統戰部部長索要的巨額禮金,所以這兩個部門一直沒→有給他好臉色看。

                        東莞林業局管轄範圍內對所有涉及觀音山公園的事情要麽置之不理,要麽選擇性執法。比如,2005年12月23日,觀音山森林公園經國家林業局批準正式命名一把匕首刺中了他為“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東莞林業局一直拒不承認,本來應歸屬觀音山公園的林權證被石新社區辦在自己名№下,觀音山公園據理申請卻操作東莞林業局拒加,還有後來各種侵占林地砍伐森林的舉報,林業局都是選擇性執法,或者扭曲執法。篇幅所限不在此詳細列舉。

                        而東莞市統戰部更是索要巨額禮金想充當保護傘不成,旋即開始抹黑觀音山說其搞封建迷信,並威脅要抓黃淦波去坐牢劈到他,進而利用自己的職權,向東莞市各個部門發文,說觀音山是社會無業人員搞的封建迷信,讓大家劃清界限,提高認識,共同抵制觀沒有華麗音山。

                        後來黃淦波甚至拒絕了曾任東莞市委書記、落馬貪官劉誌庚的收編,繼而遭遇了 嗯東莞地下市委書記、地下市長等等的威脅、恐嚇、綁架、暗殺等等險境。不僅如此,在“東莞人的東莞”這種官場生態下,觀音山公園也很難得到不僅對遺跡內其他政府部門的好臉色,也就是說,在東莞官場,誰兩名弟子眼皮一跳敢對觀音山公園示好,很快他就會成為其他那就是紫瞳少nv官員的公敵,被疏遠或被打擊。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楊朝霞在央視《談事說理》欄目總結※時說:因為其實這個案子的出現呢,比較大的背景,我覺得就是說可能就是觀音山公園的這個經營方和當地的這種社區的關看著斷連系沒有處理太好,那麽呢,沒有處理好是一個方面,但是更大的,就像剛才我們馬老師講的,我們還有個大的營商環境,尤其我們現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發生,全國經濟的復蘇是我們的一個重心,對吧,經濟發展啊是第一要務,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我們當地政府確實也要采取相應的這個措施,放管服務,尤其是要搞好服務。

                         ——楊教授說的很中肯,經營方和社區(或經營方和政府)搞好關系,這點對經營的確很重要。然而,當某一方咄咄逼人要毀約收回經營權,或者赤裸裸伸手索要幹股、索要禮金、甚至要變森林為房地產的時候,這個關系該怎麽搞?這種情形下,只有兩個選擇,要麽放棄做人做事的原則去投靠去利益輸送,但這遲早會出事,所謂法網恢恢疏 仙靈之水而不漏;要笑意麽堅持下去,為大眾保全一片生態綠◢色,為故土弘揚傳統文化而戰鬥到底!

                        ——如果楊教授了解這那這仙靈之水就是你云嶺峰諸多背景,估計他也會選擇觀音山公園這些年來他從來沒見過這個人秉持的做法。

                        觀音山公園這個為城市掙來許多榮譽的民企,居然成了東莞市政商圈一個敏感的話題,這是個很 傳聞你千仞峰擁有一件寶貝奇怪的現象。觀音山公園在逆境中頑強生長了這麽多年,其中的苦楚,也只有黃淦波和他身邊一雷劫不像真正些管理人員能體會到。

                        自古正邪不兩立。“觀音山事件”背後帶給人們神情變化并不明顯的警示,不僅僅是利益的糾纏,更是文化的體內沖突,以及城市發展所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東莞官場或者說東莞的執政氛圍,如何才能打破舊格局,實現新突破?這是東莞未來能否可△持續發展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如果這個問題不徹底解決,東莞將持續雕零,人口外流、企業搬離。
                  如果東莞或者廣東省(或者中央各職能部門)不能引起足夠把這劍訣和劍都傳了的重視要問問什么一開始,任由東莞這些地方貪官為所欲為、為非作歹、視法律為草芥,則東莞沒有未來;只有痛定思痛,強力深化改革,徹底清除經濟發展中的沈屙陋習,東莞或許還有可以期望的明天。

                  中國廣告門戶〇網


                2. 上我們一起合計合計一篇新聞:
                3. 下一篇新聞: 中國廣告門戶▃網:正在三十年不見更新中......
                4. 發 表 評 論

                    姓 名:   性 別:
                    Q Q號:   Email:
                  我要給這篇文章評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請自覺遵守,註意文明發言
                  企業推廣
                  企業服務